“你说的那些我根本听不懂啊。咱先不打,让我先弄明白明明是三天的事,你怎么会说是三年?”



“三年就是三年,我有必要骗你?你随便抓个魔族人问问就知道,我是不是来这里三年了?你以为这里歌舞升平是谁的手笔?若是你三年前来,定会被魔君打的脑袋开花。”



阎青被花朝阳说得愈加迷湖,搞不懂这是哪里出了错?



难道是花朝阳误入了畴昔界?闯进了三年前的魔界,而他却在现在遇到了她也只能这样解释才说得通。唉,说不清,说不清。



他脑子里乱轰轰时,下手却忘了轻重,习惯性全力发挥,很快占了上风。



花朝阳暗暗心惊,自己在魔界混了三年,她日日夜夜躲在墟域里苦修,没想到如今仍然只能和阎青打个平手。



此人还真是难对付啊。



“小白,快点出来。”



她不得不用上杀手锏。



花厅一前一后两个出入口突然有人涌了出来,呼啦啦的把阎青围住了。



阎青心神还恍忽着,听花朝阳唤小白,便想起她那只药兽,心中泛起一丝恐惧。



正准备全力应对时,却见几个身穿白色道袍的人手持宝剑,加入了阵营。不是别人,正是与花朝阳一起从搬册阵跌入魔界的徒孙们。



胡来、郭不去、风不疑、简向杰、薛如霜和耿云鹤。六人显然已经默契的自成一体,连表情都一模一样的丧。



花朝阳退后一步,给六人让出位置,他们迅速结成阵型,把阎青紧紧控制在里面。



过招后,阎青才发现自己有些轻敌了。



这六人的力量可不比药兽逊色。



花朝阳的小白们听她指挥,指哪打哪。这可是她的必杀团,打遍魔界无敌手。



一时间飞沙走石,五光十色在空中碰撞,摄入心魂的剑气缠绕着阎青,逼得他来不急思考。



花朝阳见到阎青败势已显,冷脸掐诀,一团青雾袭上阎青,瞬间困住了他。



她在魔界最大收获就是学会了破阵和结阵。



从此,再也没人能用阵法困住她。



小白们见人已经捉住,这才齐收剑,退到一旁。



花朝阳问阎青:“被结界困住的滋味如何?”



阎青破不开结界,只得服软:“朝阳,别开玩笑了,快放我出来。我找你是有正事的。”



“胡说八道,你不是说我此刻应该在那个劳什子客栈?嘴里没一句实话,该治。”



花朝阳的法诀又捏了捏,阎青周峰结界紧了几分,他像只粽子呼吸都有些困难。英雄不拘小节,该低头时不能怂。



“阿阳,我错了我错了,我刚才胡说。我不该用阵法把你困在客栈。当初也是为了你好。谁知会错把你弄来魔界。你放开,我给你赔罪。”嗯,你且等着。等我出去了,好好收拾你。



阎青刚才一直留着余力,没想到倒纵得她越发无法无天了。



花朝阳见他有了认错的态度,胸中憋闷消去一半。



其实,要说起来,这事倒也不全是怪他。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(1/2)

章节目录

我把师门送上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零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唐优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优优并收藏我把师门送上天最新章节